央廣網北京7月5日消息(記者毛更偉 何源 吉林台記者薑昕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否認侵略罪行,參拜靖國神社,日本右翼政客對歷史的漠視,本已引起亞洲各國人民的公憤。然而最近,日本更是變本加厲,解禁集體自衛權、架空和平憲法,企圖顛覆二戰成果,衝擊戰後國際秩序,引發亞洲各國強烈抗議。
  在“7.7事變”爆發77周年前夕,吉林省檔案館公佈了涉日侵華檔案的最新研究成果,有力的回擊了日本國內否定歷史,否認罪行的勢力。450份日本關東憲兵隊郵政檢閱檔案目前已經被整理成書出版發行,這批由侵略者自己記錄下來的檔案,透露了大量有關大屠殺、強徵慰安婦、731細菌部隊等侵華日軍犯下的滔天罪行。
  長期從事對這批檔案整理研究的吉林省檔案館研究館員趙玉潔說,她和同事們每天看著這些赤裸裸地記載著日本侵略者燒殺、淫掠暴行的檔案,大家的內心倍受煎熬:
  趙玉潔:我自己接觸這部分檔案有二十幾年,第一次接觸到關東憲兵隊向731部隊移送人員的這些檔案的時候,總是做同一個夢,就是憲兵隊今天抓的就是我!
 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中心教授沈海濤拿起一份支那駐屯憲兵隊1938年1月《軍事郵政檢閱周報》,向我們介紹,這是一份日本軍人寫給本國親友的信件摘抄,這封信記錄了寄信人在1937年12月兩次殺人的暴行,寄信人在描寫了恐怖的殺人細節同時,還說感到“心情真好”:
  沈海濤:日本士兵在刺殺中國人的時候,他不僅是一刀扎進去,然後再翻過來,再照胸口再刺一刀,最後把他一腳踢到河裡去,河溝裡邊,那個河水都被染紅了。
  本次研究成果主要集中於研究人員在數以萬計的檔案中整理出來的450份日本關東憲兵隊郵政檢閱檔案,所謂郵政檢閱是日本侵華時期各地憲兵隊針對日本軍人、普通民眾及殖民地民眾、外籍人士等往來通訊等進行秘密檢查並摘要輯錄形成月報或周報。南開大學歷史學院原院長楊棟梁認為這批史料價值彌足珍貴:
  楊棟梁:像這樣活生生的出自日本人之手的,這是他自己寫的,他的最大價值是我用的材料是你日本人自己保留下來的,並且裡面相當多的內容就是你日本人自己寫的心裡話,寫信給自己個家裡朋友寫信能不說真的嗎?比如說南京大屠殺問題,日本的右翼乾脆否定,即便是日本一些比較有正義感的歷史學者,他們在研究南京大屠殺的時候,往往也會給我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,就是說提供的那種證明死了多少人的那個材料,我們多少還有一些想和你探討,我們是承認肯定是有這場大屠殺的,但是到底是多少人呢?歷史是一種要證據的東西,吉林檔案館這批材料,恰恰他就能夠提供從歷史的微觀,歷史的細節,提供這樣絕對的一手材料。
  吉林省檔案館的最新研究成果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註,很多外國學者都向檔案館提出了查找資料的申請,吉林省檔案館副館長穆占一:
  穆占一:韓國的很多人,就是這個慰安婦。在臨去世的時候公佈出來說我曾經作為日本的從軍慰安婦,受到了種種非人的虐待,嚮日本的地方法院進行了控告,但是日本的地方法院或者不受理,或者受理之後說沒有證據,只是你一方面的說辭判她失敗,我們這裡面提供了很多的證據,包括這裡面證據還有很多化武方面的證據,實施細菌戰方面的證據,實施大轟炸方面的證據。我們知道在東京審判的時候發生在1946年,我們這批檔案出土的時候是1953年,就是這批證據沒有被東京審判的時候所利用、所採納。如果那時候採納,可能日本反人類罪刑可能就不是三宗罪,可能更多的罪刑。
  吉林省檔案館將相關資料整理成書《鐵證如山吉林省檔案館藏郵政檢閱月報專輯研究》正式發行,加上今年4月出版的《鐵證如山吉林省新發掘日本侵華檔案研究》,收錄的都是無法抵賴的原始資料,該書顧問、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長、研究員蔣立峰對此表示:
  蔣立峰:外國記者們到這來採訪,當時也有一批日本的記者,結果日本記者有關這本書的內容方面,一個問題都沒有提,他們就翻了半天,最後從那個書的最後的版權頁上,好像有個出版時間,就是這些非常細枝末節的這樣的小問題上,就是象徵性的,他們也提問題了,就是這樣一個狀態。為什麼呢?他們對這些他們自己當年日本侵華日軍形成的歷史檔案,他們沒有辦法提問題。  (原標題:吉林檔案館公佈涉日侵華檔案:450份檔案鐵證揭秘)
創作者介紹

保濕面膜

wq86wqhk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